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治亚的博客

李治亚的文史网易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武大郎的女儿其实很可怜   

2013-11-25 21:16:01|  分类: 油炸水浒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武大郎的女儿其实很可怜 - 江湖客 - 李治亚的博客

 

  《金瓶梅》和《水浒传》不一样,在金瓶梅中,武大郎是娶过媳妇的,不幸媳妇死了,留下一个女儿,名叫迎儿。不过命运相当悲苦,母亲死得早,一个父亲为人懦弱,一个叔父游手好闲,喜欢打打杀杀,经常不着家。后来又有了小娘潘金莲,那更不是一个好鸟,每日的只知道描眉化妆,这样的家庭如何能有温暖?

   那武大郎除了卖炊饼(馒头),看来也无其他本事。小说中说“不幸把浑家故了,丢下个女孩儿,年方十二岁,名唤迎儿。”要说,老老实实卖蒸馍,父女俩也能凑合过活。偏偏武大郎遇到了看似善人的张大户。张大户年约六旬之上,“有万贯家财,百间房屋”。想必武大郎初始是要赁他临街房用的,不料张家众多佣人见武大郎本分老实,都在张大户面前说他好话,张大户索性不收武大郎的房钱了。这不能不让武大郎心存感激。张大户无儿无女,时常叹息伤感。他的老婆余氏为给他排遣苦恼,一下子给他买了两个使女——其中一个就是潘金莲。张大户心中暗喜,瞅住老婆外出机会,悄悄地把潘金莲“收用”了。老夫少女这么一来,张大户不久就生了好几种病症。老婆余氏知道了内情后,又吵又闹,骂老头,打金莲。张大户一气之下,倒赔嫁妆,干脆把潘金莲与武大郎做了明夫妻,还私下给武大郎些银子帮助他做生意,自己则趁武大郎出去卖蒸馍暗中继续与潘金莲干勾当。武大郎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着啥也不知道——本来就是人家的人嘛!再说自己也白得了不少好处。在脸面不值钱的时世下,像武大郎这样的人家,大人孩子日子因此能过得安稳就够了。
   可是天上不会掉馅饼,武大郎的祸事也是潘金莲娶进了门。那小潘从小风流成性,哪里会有什么正行。每日里招蜂引蝶,于是清河呆不下去了,就到了阳谷县。不想狗改不了吃屎,仍然想着偷汉子。不仅对别人下手,还对自己的小叔子缠绵悱恻,武松没有了办法,就逃了。临走撂下句话,要哥哥好好照看门户。在这样的家庭里,大人们争吵的鸡飞狗跳,小孩子自然要受牵累。不知道迎儿如何在这样没有温暖的家庭里生活下去的。

   武松走了以后,潘金莲居然和当地的大户西门庆搞在了一起,此时的迎儿大概也有十三四岁了,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也不知道面对自己的新妈妈跟别的男人睡觉,心里啥滋味。当然他更不敢反抗,父亲武大郎就是个软蛋,看着这个家庭一点点的走向了没落,不知道迎儿姑娘在作何想法?潘金莲和西门庆勾搭上的第二天,西门庆又来到王婆家,一是给王婆10两银子作谢,二是想继续与潘金莲行奸。王婆即去隔壁装着借瓢约潘金莲。潘金莲赶紧打发武大郎挑担出门,梳妆打扮一番,吩咐迎儿:“你爹来时,就报我知道,若不听我说,打下你这个小贱人下截来。”潘金莲心中有虚,就注意到迎儿可能是最容易发现她与西门庆私通的人,向迎儿第一次发出警告。
武大郎终于硬气了一回,居然前去捉奸,可惜不但没有效果,反而自己被踢了一脚,一病不起。武大郎被西门庆踢中心窝,一病不起。潘金莲指望武大郎自死,不仅不给武大郎汤水,还把迎儿 “禁住”,不能到爹爹跟前,吓唬迎儿:“小贱人!你不对我说,与了他水吃,都在你身上。”意思是武大郎喝了水会死去,那责任就要迎儿承担。后来潘金莲和西门庆等不及了,就在王婆的教唆下,毒死了武大郎。没妈没爹的迎儿就成了潘金莲的出气筒儿。两个月里,潘金莲结奸夫、害本夫,一边杀人烧尸,一边风流快活。稍后一段时间,西门庆嫁闺女、娶小婆儿,顾不上天天找潘金莲。潘金莲急不能耐,就叫迎儿上街去找西门庆,“那妮子怎敢进他深宅大院?”迎儿回到家,潘金莲边往她脸上吐口水边骂,“怪他无用,便要叫她跪着。饿到晌午,又不与他饭吃。”又要迎儿烧水,伺候她洗澡。“又做了一笼裹馅肉角儿,等西门庆来吃。”肉角儿蒸熟,潘金莲叫迎儿端来,翻来复去地数,发现少了一个,便追问迎儿。迎儿说:“只怕娘错数了。”潘金莲道:“我亲数了两遍,三十个角儿,要等你爹(西门庆)来吃。你如何偷吃了一个?”接着大骂:“好娇态淫妇奴才,你害馋痨饿痞,心里要想这个角儿吃!你大碗小碗嘛捣不下饭去,我做下孝顺你来?”不由分说,剥了迎儿的衣服,拿马鞭子就打。“打的妮子杀猪也似叫”,潘金莲逼着迎儿说她要是不承认,就打一百鞭子。迎儿急了,承认吃了一个,潘金莲恶骂:“眼看着就是个牢头祸根淫妇!有那亡八在时,轻学重告,今日往那里去了?还在我跟前弄神弄鬼!我只把你这牢头淫妇,打下你下截来!”打骂过后,叫迎儿给她打扇子解凉,还不解气,又把迎儿脸上掐了两道血口子,“才饶了他”。然后,梳妆打扮一番,站到门帘处盼西门庆去了。正好西门庆的贴身男仆玳安从门口经过,潘金莲哭哭啼啼对玳安说起与西门庆的“恩情”来了。
   迎儿那时刚12岁。潘金莲对她不是打就是骂,招了个野男人在家里,迎儿还要磕头礼敬、端茶送水。听说武松从东京将要到家,西门庆、潘金莲与王婆合计,胡乱给武大郎做了百日,让潘金莲带上自己有用之物坐上轿子去西门庆家里当了小老婆。其他无用之物破桌子、旧凳子,连同迎儿都给了王婆。武松回到家,叫哥不应叫嫂无声,看见迎儿在撵线,问:“你爹娘往那里去了?”迎儿“只是哭,不做声”。王婆出来搪塞一番,说武大郎病死、潘金莲改嫁,又指着迎儿对武松说:“丢下这个业障丫头子,叫我替他养活。专等你回家,交付与你,也了我一场事。”
   迎儿可能是被潘金莲打骂太狠吓掉了胆儿,对自己这个曾打死过老虎的叔叔竟没透一句真情。武松追杀西门庆未成,却打死了李外传,被判刑流放。上路前,武松“央托左邻姚二郎看管迎儿”,表示“倘遇朝廷恩典,赦放回家,恩有重报,不敢有忘”。7年后,武松因皇太子立东宫,大赦天下,回到清河县官复原职。到了家中,找到姚二郎领回迎儿,到家中一起居住。迎儿此时已经19岁了,有了做都督的叔叔作靠山,眼看有了指望。不料想,有人告诉武松,说西门庆死后潘金莲被撵出家门,在王婆家待嫁。武松仇恨顿生,找到王婆,以想娶潘金莲、“看管迎儿,早晚招个女婿,一家一计过日子”的名义,骗王婆和潘金莲于夜间高高兴兴来到自己的家中。到了屋里,“武松吩咐迎儿把前门上了栓,后门也顶了”,把武大郎死因问了明白,三下五除二杀了潘金莲和王婆。为了解脱迎儿干系,武松把迎儿倒扣在屋里。迎儿说:“叔叔,我害怕”。武松说:“孩儿,我顾不得你了”。武松又寻王婆儿子不见,就翻后墙出城上梁山去了。
新任知县李昌期把包括迎儿在内的有关人拘押到县,原想抓到武松结案。过了两个月,逮不着武松,准许姚二郎将迎儿领出。后来姚二郎给迎儿找了人家嫁出去了。

   常言道:世上只有妈妈好,没妈的孩子像根草。故事中的迎儿就是这样,自从来到人世间,就在水深火热中长大。一个父亲没有给她尊严只有屈辱,一个母亲给她带来生命,却没能带给她温暖,一个小娘给她是无尽的打骂,偷汉子居然还要迎儿去放风,一个叔父只是为了快意恩仇,谁人体会到迎儿的快乐冷暖,如果不是好人姚二郎,迎儿不知道该有什么样的下场?

 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65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